当前位置:首页 > B L 同人 >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

章节目录 刚烈是怎样养成的 第5节

    1401 斗宿战斗团接敌

    1410 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1423 目标开始后退

    1424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,目标级别为:龙

    1425 房、心、尾三宿战斗团接敌

    1436 角、亢、氐三宿战斗团进入预定位置

    1441 亢宿战斗团加入战斗

    1451 目标开始后退

    1452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,目标级别为:龙

    1511 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轰炸

    1526 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1527 西海舰队开始后退

    1541 角宿战斗团无法联络,心、氐、亢三宿战斗团接敌,

    1602 王灵官带领预备队加入战斗

    1645 亢宿战斗团开始后退,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1712 真·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加入战斗序列,黑龙贸易舰队加入战斗序列

    1736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在指定区域进行空降

    1759 西海舰队开始后退

    1815 真·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加入战斗

    1821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1853 目标开始后退,真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进入追击

    1854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,修正目标级别为:鬼

    1917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1921 目标开始后退,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后退

    1926 目标开始后退,心宿战斗团开始后退

    1928 观星二对目标进行强力仙能扫描,目标级别为:鬼

    1935 预备队进入追击

    1951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2006 二郎显圣真君对目标进行攻击

    2031 真·二郎显圣真君战斗团无法联络

    2033 二郎显圣真君开始后退,预备队开始后退

    2035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危距轰炸,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危距轰炸

    2041 预备队无法联络,王灵官开始后退

    2049 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2051 二郎显圣真君开始对目标进行攻击

    2055 西海舰队开始对目标进行视距炮击

    2118 二郎显圣真君对目标进行攻击,黑龙贸易舰队开始后退

    2141 目标溃灭,战斗结束

    第19章 天地将倾时,谁保谁无恙

    “大事”已经尘埃落定有一阵子了,社区里还是乱糟糟的,动荡不安。现在仔细想想,临近“大事”发生之前,就开始有上仙界的移民入境。一个个华服香车的,仙婢道童跟随着,在街上穿行。免不了要去那高档社区,盘下深宅大院儿居住。“大事”的当天和之后,上仙们拖家带口、蜂拥而至,把个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地仙街面儿堵个水泄不通。就连原本蛮荒的四野,现在都搭满了帐篷。我们这边的低端棚户区,本来多是住了些身份不堪的牛鬼蛇神,现在随着上界难民大量涌入,老祖并其他仙长经过深思熟虑,决定都征用了去安置难民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仿佛又回到了住在九龙大道东的那段日子,左右都是飘逸绝尘、气质不凡的仙女仙公子,真是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,斯是陋室,有仙则名,地价都连番涨了好几倍。只是可惜了那帮牛鬼蛇神,要不寄仙篱下,在那棚屋之外再搭窝棚,要不只有拖家带口的再投他处去了。

    唉,明月朗朗不知秋,几家欢喜几家愁,仙家夫妇同罗帐,出身若贱去外头。

    这六道众生三千世界的事儿,我想大抵不过如此罢了。好在小青家并无波及,他们家本是祖居于此,地契房契写的分明,纵然仙家想让他搬迁,倒也不是那么容易。我曾听小青爸过来跟老爹哈啤的时候说起过,直嚷嚷要做什么“钉子户”,“要让我搬走,除非是老祖他亲临了也”。

    哈哈,还好小青爸并不晓得老爹的底细,不然的话,我看这对儿活宝是再难一起小店买醉啦。

    其实我心中好生挂念小兔,也不知道她跟猴子,在那青青草原到底过得是怎样没羞没臊的生活——啊呸呸呸呸!我家小兔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,顶多是看他好玩,一身杂毛都不会梳,可怜他,当宠物来养着罢了!

    再想那猴子,虽然是恶行恶状,对我们倒不像是虚情假意,竟似有点缘分的。这么慢慢的想开来,我心头倒是没那么难受了,今晚就只画一千五百个圈圈咒他好了。

    后来左右混熟悉了,就慢慢听说起很多小道的消息。据传是有个什么很厉害的“齐天大圣”,不服天官约束,不知道在何处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那一日变成老大老大个怪物,提着两把西瓜刀,从南天门砍到蓬莱东路,又从蓬莱东路砍到南天门。就这么来来回回的砍,手起刀落手起刀落,砍了三天三夜眼睛都没眨一下,也不知杀伤了多少仙众天兵。

    “亏得是有咱们二郎显圣真君殿,法力无边,与它恶斗了三百回合,硬生生把这怪物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最后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么乱糟糟的,谁知道呢,八成是上了诛仙台,咔嚓那么一刀!”

    流言止于智者,我才不会相信他们这些酒后胡话呢,八成都是喝高了给自个儿找话说。不过我还想打听那个牛鼻子的下落,免不得四处跟这些智商盲点携带者唠嗑,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“哦哦,你说莲池公园儿那个说书的散仙?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就是他,敢问上仙可晓得他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莲池公园反正是没了,据说被一波轰炸直接命中,当场夷为散云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避难疗伤的场所吧,上仙可知道探寻的路数?”

    “那么一场大劫难,谁还能管那种废仙的命数?倒是你,小仙童,眉目尚幼,还是离那种不上进的散仙远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鼻鼻,我尽力了,希望你能没事,换个公园继续做你的甘露广告。

    有一日,老爹忽然不喝酒了,早晨起来就梳妆打扮、整理仪容,还喊老妈拿那件最干净的云袖仙衣与他穿。梳洗得当,摇头晃脑、哼着小调儿就出了门,我和老妈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老爹到底是抽的什么风,“八成是去找了哪个低贱的小妖j-i,ng”老妈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爹这一去,直到天黑才回来。进门就宣布,要我们跟他一同去下凡。

    从古到今,我只听说过有仙女思凡,没想到这么文艺洒脱一大老爷们儿也来这套,居然还有带着全家思凡这种高端c,ao作,果真是个动荡的时代啊!

    第20章 在人间

    自从下了凡间,老妈的心酸委屈,可算是积累到了一个临界点了。饭也不做,也不跟老爹说话,连最喜欢的亲亲抱抱举高高都不来了。撑了几日,老爹他实在没办法,只好跟我们都交了底儿。原来老祖和老爹是面不和心和,那天就是蒙老祖恩召。老祖给老爹下了一道新的法旨,令他下凡去某地充当山神,实则是替老祖监视那山下压着的一个厉害的妖怪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老祖也算是忒不够意思了。自家亲戚关系那么老铁,不给安排个肥缺,非要老爹干这下凡受罪的苦差事。老妈她真的是满心的不高兴,不过“嫁j-i随j-i嫁狗随狗”,倒也无可奈何。只是每每去那河边洗衣服的时候,想到自己本从地上水边来,又回地上水边去,暮去朝来颜色故,老大嫁作山神妇,气得直做那河东狮吼,气吞山河。把个方圆百八十里的豺狼猛兽巡山小妖都吓得不轻,躲在洞里瑟瑟发抖,不敢高声说话。后来纷纷拿着些果盒、酒礼来拜服老妈,早晚小心伺候云云不表。

    话说这老爹,虽是接了法旨,下凡来交割了印信,却是丝毫不改往日文艺洒脱。平日里也不去监控□□,只好人间行走,痛饮高歌。这凡间地界可不比仙山天上,不怎么太平,免不得有些个龙爷豹哥,刀都拿不稳就出来混黑社会,打劫往来商客。可不赶巧遇上了老爹,老爹什么来头?光剑抽出来一剑一个全给他戳死,戳完很得意,逢人就吹自己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这根本是小孩子心性嘛,跟凡间人类小孩儿喜欢烧蚂蚁没啥子区别。可是老妈却爱慕得紧,抱住老爹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。

    三千世界、万万女性,大多崇拜力量,我GET到了,老爹,谢谢你。

    第21章 一个故事的终结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大懒推小懒,小懒不动弹。老爹他不司本分,老妈又忙于欺压巡山小妖。实在拖不过去,只好由我去给那妖怪端茶送水,伺候果品。偏偏无巧不成书,您道那山下压得是谁?正是那与我有着夺宠之仇的死猢狲!常言道: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我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,大概就是这么个画风:

    云天外,残阳如血;青山里,长袖随风。

    一仙童、一妖猴,一把无名火、一缕相思愁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应该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,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点苹果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苹果!要留的话,就给我剥个香蕉!”

    于是我就给他剥了个香蕉,然后头顶着头躺着,躺到晚上一起看星星。

    我想起很多年以前,曾有一人一仙一妖,肩并肩躺在青青草原上看星星,那时天高地广,天地间一切都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现在一切仿佛跟那时没什么两样,只是斗转星移,少了个女人,多了些沧桑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小兔,我就心酸不已,恨不得拿住那猢狲给他剥皮抽筋。可是现在躺在猴子边上,我心里忽然又满实起来,暖暖的。

    毕竟,除了他,其他我用心相交过得朋友,不是不知天涯落何处,就是眼见生死两茫茫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要在他附近,我仿佛就能感受到小兔的气息,小兔的温暖。

    看猴子一脸的落魄,他一定有很多故事。曾经有多少雄心壮志、愤恨不甘,如何从强横绝世变成现在落地为牢,不过他从不提起,我也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只关心小兔的下落,她到底在哪里,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重入尘浪前,终于忍不住回眸一望的时候,还会不会记得我。

    我几乎忍不住要开口问猴子,小兔到底怎样了,可是无数次话到嘴边还是强行忍住。

    听说这世界上的某个神奇盒子里,住着一只神奇的猫,只要你能忍住,一直不打开盒子去看她,就一直还有神奇。

    我不敢打开这盒子,我怕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每天带着果品茶水去看猴子,老爹老妈心情好,给我发零花钱的时候,还会多带壶浊酒,或是半只烧j-i。

    仙界给的指令是,只准给猴子喂生铁的丸子、喝地狱的岩浆。

    去他妈的,一帮神经病。

    以前我吸小兔,现在我吸猴子,只要还有的吸,日子总能过去的下去。

    善变的不只是下界女人,还有我。

    我就是一直这么胆怯,软弱,不思进取。

    我还会一直这样,不死不灭,数着水滴石穿,坐等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只是小兔,何处贴花黄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情不敢至深,恐大梦一场;卦不敢算尽,畏天道无常。

    仗剑镇山河,护你无恙。

    别忘。

    (完)
Back to Top
TOP